科沃斯股价下跌背后:大股东频繁减持,“轻科研”产品发展陷隐忧

2021-07-22 12:16作者:网络
人工智能

文|王欣

随着业界对科沃斯品牌的深入研究,外界便最先质疑科沃斯未来的生长性。

7月16日,“扫地机械人第一股”科沃斯跌停,停止收盘,股价报225.17元,总市值蒸发了143亿元至1289亿元。7月19日,科沃斯的股价一度跌至近208元。停止发稿,科沃斯的股价维持在218元左右。

在智能家电领域,一年时间,科沃斯从17元/股迅速涨至252.71/股,总市值也从100多亿元一起涨至千亿估值,在A股被称为“扫地茅”。

随着业界对科沃斯品牌的深入研究,外界便最先质疑科沃斯未来的生长性。科沃斯一年几十亿元的营收,与格力、美的等家电巨头头千亿营收规模相差甚远,而市值却高企千亿元。

不仅云云,科沃斯也被爆出大股东频仍减持、研发投入过低以及品控不佳等负面信息。

【大股东频仍减持,生长性遭质疑】

从股价显示来看,一年时间,科沃斯从17元/股迅速涨至252.71/股,总市值也从100多亿元一起涨至千亿估值。

不外,即即是股价高企,科沃斯仍然未能制止股东泰怡凯大规模的减持。7月13日,科沃斯公布通告称,股东泰怡凯拟通过集中竞价生意、大宗生意等方式减持股份数目合计1027.96万股,即不跨越公司现在总股本的1.80%,此次减持可套现约23亿元。

据悉,泰怡凯在此前持股比例即为1.80%。通告显示,本次减持设计是由于泰怡凱自身资金需要举行的减持。

现实上,此次并非泰怡凱首次减持科沃斯股份。在2019年7月,大股东泰怡凯所持有的股份解禁之后,便最先陆续减持科沃斯股份。

泰怡凱共分三个阶段减持科沃斯,在首发股份解禁后的第两天,泰怡凯公布了第一份减持设计,拟减持不跨越985.42万股,减持比例不跨越2.46%,最终减持数目为893.31万股,比例为1.58%,套现约2.18亿元。

今后,泰怡凯在第二轮减持1379.59万股,减持比例2.44%,合计套现约2.72亿元,减持完成后,泰怡凯的持股比例降至4.12%。在第三轮减持时,泰怡凯持股比例降为1.80%,套现金额约17亿元。

停止现在,泰怡凯四轮的减持累计套现金额超40亿元。大股东的减持也让外界最先对科沃斯未来生长性所担忧。

7月16日,科沃斯股价惨遭跌停,市值在一日之内蒸发跨越百亿元。自从2020年最先,科沃斯股价涨幅跨越1000%,市值突破千亿元。对于科沃斯来说,这是其股价自去年5月启动以来遭遇的首次跌停。

业内多名剖析师示意,“当企业估值与现实财政谋划泛起一定误差时,或许部门股东会思量通过减持的手段来实现最大化收益。”

对比全球扫地机械人巨头iRobot市值仅为2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60亿元),显然科沃斯的过千亿的市值已是iRobot的翻倍。但值得注重的是,在营收和净利方面相对照,科沃斯还和iRobot有一定的差距。

资深家电行业剖析师刘步尘示意,“现在科沃斯的营收、盈利能力以及未来生长性,还都不足以支持千亿市值。科沃斯始终存在很大泡沫,若不能在未来两年内在扫地机械人这个单一产物领域获得突破,其企业生长性不足的一面很快就会凸显出来。”

【应收存货激增,“轻科研”产物生长陷隐忧】

年报显示,2020年科沃斯应收账款为12.88亿元,同比增进38.92%,存货金额为12.85亿元,同比增进28.53%。进入2021年后,其在应收与存货方面也并未有所好转,2021年一季报显示,科沃斯应收账款净额同比增进54.65%,存货金额同比增进78.28%。

科沃斯对于存货挤压注释,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扩大,存货也随之增添,现在公司存货总体动销合理,库龄康健,公司会不停增强内控系统的建设,完善应收账款与存货的管控流程,提升精致化治理水平。

家电行业剖析师洪仕斌对此示意,在扫地机械人市场,科沃斯作为单品垂直企业一最先可以领跑行业,但随着各人人电企业加速进入扫地机械人领域,企业之间的比拼往往是综合实力的较量,应收账款与存货带来的风险也会在无形中放大。

近年来,科沃斯一直强调在产物计谋上始终坚持“手艺升级”和“体验升级”。然则从数据剖析来看,其研发投入力度依旧不足。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科沃斯科研用度划分为2.1亿元 、3.29亿元和3.7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划分为3.6%、5.22%和4.7%。

对比全球扫地机械人巨头iRobot,2020年iRobot实现营收超14亿美元,研发投入占比到达了11%。而戴森在研发用度上的占比更是常年高达在40%左右。对比竞争对手,科沃斯在研发投入上仍有显著的差距。

在专利方面,iRobot在全球拥有跨越1500项专利,而科沃斯的专利数合计仅为600余项。科沃斯为了获取iRobot的专利手艺,与iRobot签署了产物采购协媾和手艺授权协议,iRobot将向科沃斯采购基于其设计的扫拖一体型扫地机械人产物,同时iRobot将向科沃斯授权其独占的Aeroforce手艺和相关知识产权。科沃斯购置友商的焦点手艺的行为,仔细推敲也透露出科沃斯在手艺方面的欠缺。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科沃斯在销售用度方面一直高企。2018年至2020年,其营销用度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划分为18.83%、23.19%、21.58%。2021年第一季度,其销售用度更到达5.53亿元,同比增进132.67%。对此,元气资源也称谓科沃斯不是一家科技公司。

科沃斯作为科技企业,若在研发方面轻视的话势必会导致产物质量与设计方面被消费者诟病。

资深家电行业剖析师梁振鹏也示意,科沃斯产物的质量曾一度饱受消费者质疑。氢财经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科沃斯”就有超190条的数据,投诉量超90条,大部门投诉都是涉及科沃斯扫地机械人产物的质量与设计问题,可见科沃斯在产物质量与设计方面有待增强。

而近年来,新希望债务肩负延续加重,财政杠杆一起高涨,已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存在一定杠杆风险。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新希望2020年年报中示意,今年度不派发现金盈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未分配利润结转至下一年度。给出的不分红缘故原由是,由于投资生长及一样平常谋划对资金需求较大。

人工智能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